• 【文氏文化】富田文家两幅家藏文天祥画像辨析

  • 发布日期:2019-08-14 04:39   来源:未知   阅读:

  手机现场开奖直播结果2013年中央电视台《走进吉安》鉴宝现场,青原区富田文家村文天祥23代后裔文先恒带着文家代代相传的文天祥手迹和文天祥画像走上鉴宝台。

  鉴宝现场(可参看鉴宝《走进吉安》视频)鉴宝专家单国强看到画像上有王补、丙辰的题款就轻率地鉴定画像是晚清探花王补在丙辰(1916年)年所画。由于近年来我对文氏家族历史感兴趣,阅读了一些文氏家谱和有关历史资料,看到过自元代以来有很多历史名人为文家家藏文天祥画像题过赞。怎么文家家藏这幅画像是民国初才画的?以前的画像是否还存世?带着疑问,我又仔细查阅资料并到吉安富田、新圩文家实地走访宗亲,终于寻找到一些新的史料,弄清了文家家藏文天祥画像不仅只有参加鉴宝的这一幅,而且还有另外一幅。参加鉴宝的这一幅文天祥画像也不是鉴宝专家单国强所鉴定的是晚清探花王补在丙辰(1916年)所画!

  新圩《富田文氏家谱》信国公像赞中有一篇天祥公侄子文隆公撰些有关天祥公画像的文章。记载“此像咸淳癸酉持湖南宪节吏民建生祠时所绘,最得其真。归附家藏止有此本。后南北駈驰,骨气愈老虽若神而不可复见矣!于乎痛哉!姑即此像以朝服绘而藏之。”从文中可以判断,此像绘制于南宋咸淳癸酉(1273年),画像所着非官服,是按天祥公生容所绘。故文隆公说“最得其真”。此画像一直由天祥公后裔珍藏,代代相传!

  文天祥是一位伟大的民族英雄,其民族气节、英雄气概和爱国精神长期受到人们的敬慕景仰,故历代名士贤达瞻仰天祥公像后多留有赞词。如宋代就有王幼孙、刘辰翁、邓光荐、郑思肖等;明代苏天爵、宋濂、萧执、于谦、孙燧、黄淳、曾皋等;清代欧阳齐、张映辰、周起滨、毕沅、何廷谦、陈三立、王补等都为文天祥像题过赞。明代罗洪先还写有《庐陵富田文文山先生画像记》。

  虽然题赞的名人不一定全是瞻仰了文家家藏文天祥画像后所题,但可以确定的是许有壬、罗洪先、曾皋、陈三立、王补等瞻仰的一定是文家家藏文天祥画像。

  元许有壬(1286~1364)《文文山画像赞》:“有壬早慕文山公风节,与其孙富游,尝序公传,而未得公像,意其雄杰峭异若太史公,疑张子房为魁梧奇伟也。富弟实奉图求赞,始遂瞻拜。乃温其如玉焉,然其栗而廉者,不可掩也,仁者必有勇,公之谓也”……。

  可见元时天祥公画像是由天祥公之嗣子升公之子富公或实公珍藏。明朝罗洪先(1504-1564)《庐陵富田文文山先生画像记》“嘉靖癸卯(1543年)冬,先生裔孙思中(天祥公十一世孙)由富田以持画像来,布巾素衣,丰神朗逸。如史所称,炯目丰準,若或见之。於乎,岂非大幸哉!方先生少时,豪岩雄放,彼固一时也……古人有言:死而不亡。呜呼!是岂容貌之谓哉?人之惜身,固惟恐其亡也,然而不知惜此,何也?思中以其先常宝是像数百余年, 方问学于余,属余为记,故于其前敬书以归之”,其手迹墨宝也一直珍藏在文家。曾皋、陈三立、王补等人题赞手迹尚存文家《文山相国真迹》中。

  在新圩《富田文氏家谱》信国公像赞中有一篇清内府光禄大夫署正刘徵廉康熙壬申年所撰的记。文章中记载了第二幅画像的来历。此幅天祥公画像始为明初重臣杨士奇所藏。后又归之王养初。养初官至府尹,与杨氏秦晋世好,得之,疑若易也。但以赞纸破裂,求邑中曾氏录之。

  曾氏大魁之孙以善书名,学计其有光于久远之传也。后王氏式微,曾氏之子知为乃翁之手泽,复从王氏求得之像。盖历邑中三故家矣。崇祯癸未张贼抵吉,邑中溃乱,曾氏之图画、典籍尽置之岭上庵中。

  后虔州高兵放粮岭上,淫杀殆遍。诸庵中所藏物,兵尽弃之沟池中,唯兹像独存。草莽兵散后,刘徵廉其兄从农家购得。此后这幅画像由刘家珍藏五十多年。

  康熙壬申(1722年)刘徵廉孙婿文峻发在刘家有幸瞻拜其先祖天祥公画像后,请求临摹一幅珍藏。刘家人深明大义、慷慨将此画像赠与孙婿文峻发,由文家子孙珍藏。故此幅画像实际上是从1722年后才被文家珍藏。于是文家便珍藏了两幅天祥公的画像。

  那么这幅画像杨士奇是从何处得到?是文隆公所记载的文家家藏的那幅?还是另有来历?

  刘徵廉在记中有“信国公像许有壬谓与其孙富游,富弟实奉像求赞,则为公生容可知。后归之杨文贞先生。文贞少年馆楚中,不知得之许氏耶?得之文氏耶?是不可知也。”刘徵廉虽然说是曾经由文实公(文实是天祥公嗣子升公之次子)带去请许有壬题赞的那幅,但也不确定是从何处得到。那么这幅画像究竟是不是文家家藏的画像呢?

  我认为此幅画像不是文家家藏的画像。若此幅是文家家藏的画像,且自明初至清一直由外姓人收藏。那比杨士奇晚一百多年的罗洪先又如何能从天祥公裔孙文思中那里看到画像并撰写记文?显然杨士奇始收藏的这幅画像另有出处。

  比对两幅画像,不论是面部神态还是服饰颜色都大致相同,只是在巾带的长短、眉毛的上下等处有细微的差别。

  可见两幅画像中必有一幅是临摹的。因元代许有壬与天祥公裔孙文富公、文实公交情很深,明初杨士奇与文家也有交结,撰写有《文丞相祠重修记》并为《文山集杜句》《文山督府忠义传》题过跋。我分析杨士奇收藏的这幅画像极有可能是许有壬或杨士奇临摹文家家藏天祥公画像。

  文家家藏文天祥画像绘制于南宋咸淳癸酉(1273年)距今已有近750年,能流传至今,实属不易。目前我们看到有许多文天祥画像,有点还冠名遗像、真像,但大多都是作者凭自己想象而绘制的。

  而文家家藏文天祥画像则是对照文天祥真人而画的,且是唯一一幅生容画像。天祥公侄子文隆公所言“最得其真”,也就是说不论容貌还是气质都最接近真人形象。这对于文天祥研究,就有了一个较为客观、真实的感官认识形象。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

  文家家藏文天祥画像绝不是专家所鉴定的是晚清探花王补在丙辰(1916年)所画。王补自己写过一篇《谒文信国公故里记》,在文中,王补写道“瞻手卷两轴,轴首各冠以公小影。幅巾惨绿衣,视画像丰瘠判然。一系公与府理钱昇峻剳子墨迹,公集所无也;一系念庵罗氏手书公小影记。推测情事深契予怀。补慕之,喜不能寐。”。

  可见当时两幅文天祥画像均已存在,一幅与天祥公剳子墨迹装裱为一卷轴;一幅与罗洪先《庐陵富田文文山先生画像记》手书真迹装裱为一卷轴。王补只是在两幅文天祥画像前题了《宋文信国公小影》名。还在一幅画像前题了赞。其赞曰:“于伯夷见圣人之清,于信国见臣道之洁。同此得仁,是为完节。浩气赤心,精忠碧血。国故凛然,瓣香永爇。”

  由此可见,两幅文天祥画像均非王补所画,这是无可置疑的!第一幅一直在文家珍藏,代代相传。另一幅杨士奇始藏画像,几经周折在清乾隆年间也由刘家赠与文家珍藏。

  文家家藏的两幅文天祥画像,由于目前有王补印章的那幅画像及罗洪先《庐陵富田文文山先生画像记》手书真迹下落不明。据富田文氏宗亲讲,他们在二十多年还见过,但现在何处无人知晓。因无记载,也无法判定哪幅画像是真迹,哪幅临摹的。

  尽管如此,但两幅画像的绘制时间基本可以确定。一幅绘制于南宋咸淳癸酉(1273年)是无疑的;杨士奇始藏画像至晚也绘制于明初,距今也有六百多年了。也许两幅画像在绘画技艺上不一定有特别高的艺术价值,但仅就两幅画像已流传六百多年而言,也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

  期盼富田家人能找到另一幅画像及罗洪先《庐陵富田文文山先生画像记》手书真迹下落。同时也希望将现存画像送权威部门重新进行鉴定以确定画像的真实价值。